氧化危香

我不——要打针

*无脑沙雕文
*傲娇真可爱
*伪叶翔

今天是体检的日子。
要打预防针啦啦。

“我没想做什么。”韩文清小朋友举起小红拳比划比划,“继续说啊。”
韩文清小朋友温声【不  安慰老师。
不了我就不说了您请……

“打预防针不在我的计划表内,打预防针会打乱我一整天的计划,这会让我很困扰。”,张新杰小朋友推推眼镜。
幼儿园的孩子除了吃吃喝喝玩玩还有什么的计划请您告诉我……

“不要不要不要打预防针我不打预防针你问我为什么不打预防针我为什么要打预防针你先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打预防针我就能告诉你我为什么不打预防针balabala……”
老师不但想让你不打预防针甚至想给你放个假回个家让你自己跟自己讨论打不打预防针你说好不好黄少天小朋友……

“不打……痛……”,周泽楷小朋友抱着企鹅玩偶缩成一团。
老师被美色遏住了喉咙。
“小周怕痛就不打了……”住嘴!!

作为幼儿园有且仅有的懂事孩子,邱非已经掀起了医务室的门帘。
“叶修哥哥?!”,邱非看见了椅子上日常没个正形的叶修,惊喜地叫出来,却是压低了声音没让外面还在闹得不可开交的崽子们听见,“是你给我打预防针吗?”

“嗯,今天我比较闲,就随便来给你们打打针。”,叶修看了看,笑道:“就你一个吗?”
“是的是的,就我一个。”,邱非忙不迭点头。
“哈哈,真乖!”,叶修已经打完针,摸摸头,亲一口。

好不容易被哄骗进来但仍然不情不愿的小朋友们进来了……

“我先打。”,韩文清小朋友作为哥哥决定以身作则,并举起小红拳给其他人打气【不  。

“你们进来做什么呀?今天可是只有小邱非要打针的!”,叶修调笑道。

“我也要打。”,韩文清严肃地说道。
叶修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肩膀。
“那就打吧打吧。”,叶修嘴上扯着皮,手上动作却也没慢着,很快打完了。

“恩,好了。有下一个吗?”,叶修摸摸韩文清小朋友的头……
不由自主做出了这种对生命不负责的行为啊,算是人类冒险的天性吗?

“边儿玩去吧。”,叶修拍拍韩文清小朋友,却突然被一只小红拳握住。
“怎么?!”,叶修顿时感到了危机。

“亲一口。”
“什么?”
韩文清小朋友指指一旁的邱非,“亲一口。”
“我是邱非的哥哥……”
韩文清小朋友不说话并对你进行钱包凝视。
“mua!”

“下一个!”,叶修惊魂未定大喊道。

第二个是黄少天小朋友。
“哇是叶修啊我看你刚才亲韩文清是不是只要打针就可以被亲一口那我想多要几个亲亲没关系我会还你的你多亲我几下我就亲你几下balabala……”
叶修手上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mua!”
“请这边滚那您内!”

第三个是周泽楷小朋友。
周泽楷小朋友默默无言直到打完针。
“真乖啊!果然还是话少的孩子可爱……不应该是其他孩子都太可怕了吧!”,叶修想着。
“亲。”
突然被打断思路。
“?”
“痛。”

叶修沉思中。

叶修朝周泽楷小朋友手臂上吹了吹,“哇,痛痛飞走了!”,叶修棒读。
“痛……”,显然周泽楷小朋友并不接受叶修的精神止痛。
“以前痛痛时,会有糖糖,或者亲亲。”,周泽楷小朋友嘟起小嘴。
“我给你糖!”
“亲亲……”,周泽楷小朋友委屈巴巴地嘟着小嘴。
“……”
“行吧行吧你开心。”,叶修决定放弃。

……

……

“都打过了吧?”,叶修环顾四周。
“打过了!”
“打过了!”
“打过了打过了打过了打过了!”
回应的声音此起彼伏。

“孙翔小朋友!”,叶修眼尖,一眼看见了企图混水摸鱼的孙翔,“我可没记得你打过呢!”
“胡说,我打过了!”
“呀~孙翔怕打针啊~”,叶修并不打算听他狡辩。
“我打过了!!”
“因为害怕打针所以假装打过针了来逃避打针呢~”
“我不怕!!”
“我没有想逃避打针!”
孙翔小朋友气势汹汹地撸起袖子。

“……你不要动来动去。”
“我才没有动来动去你自己手抖能怪谁!”,孙翔小朋友一紧张就容易话多。
“你不要这么怕……打完我给你个亲亲。”,此前每个打针的小朋友都得到了叶修的亲亲。
孙翔小朋友一听这话突然激动起来,声音又大了几分,“谁要你的亲亲!我才不是为了你的亲亲才来打针的!”,孙翔小朋友涨红了脸。

“我才不要亲亲!我不打针了!”,孙翔小朋友打算起身走人。
“你不要亲亲吗?”,叶修按住他,毫不示弱地和他比起了嗓门。
“我不要亲亲!”
“你要亲亲还是要打针?”
“我不要打针!”
“不要打针难道是要亲亲?”
“我才不要亲亲!”
“不要亲亲就要打针!”
“我要亲亲!”
“mua!”,叶修一口亲上孙翔小朋友,针头同时也扎了进去。

“哇!你骗我!”,孙翔小朋友委屈到想哭哭。
“打了针才有亲亲。”
“没有亲亲也要打针。”
“不打针还想要亲亲?”
“可把你美的。”
叶修毫无愧疚之心。

“诶,散了散了。邱非我就带回家了哦!”

……还没放学啊喂!!!

【周翔】打一个熊孩子

(⑉°з°)-♡

周泽楷是社区出了名的熊孩子,几乎所有小朋友的深受其害,周泽楷也因此成为小朋友中的公敌。

“贼烦,真的。”,孙翔小朋友这样说,“别人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到他面前就成他的了,小小年纪坏成这样。”

“啧!”,孙翔小朋友明确地表达出不满。

“没有……”,周泽楷小朋友小小地出声了。

“你可走开吧,简直不想看到你那张脸!”

“小小年纪长那么好看干嘛……”,孙翔小朋友暗搓搓地抱怨。

“翔翔我来接你了!”,和蔼的家长叶修来了,“看看,给你带了蛋糕,喜不喜欢?”

“哼,也就那样吧。”,孙翔小朋友优雅从容地擦去嘴边的口水。

“叔叔好。”,周泽楷小朋友这边还和孙翔小朋友僵持不下,看到叶修便打了个招呼。

“哦哦哦,是小周啊!”,叶修脸上的笑容都快实体化了,“小周还没回家呀,要不要一起走呀?”

“天这么晚了,小周还没吃饭吧,饿不饿呀?”,叶修目光落到孙翔小朋友刚打开的蛋糕上,“这个给小周吧,翔翔明天再给你买吧。”

叶修做出了决定。

“不用……”周泽楷小朋友想要拒绝。

“来!”,叶修把孙翔小朋友刚要放入口中的一块蛋糕塞入周泽楷口中,“吃吧吃吧,快快长大了也要来兴欣幼儿园工作哦。”

“呵呵……”,孙翔小朋友露出了生不如死(划掉)习以为常的笑容。

“没关系……对方不过是个熊孩子罢了,我得忍住,呼呼呼,忍住忍住,呼呼呼……忍不住啦!”

孙翔小朋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诶?诶诶诶!”,叶修受到了惊吓,“翔翔怎么怎么啦?”

突然,甜甜的滋味填满口腔,孙翔小朋友瞬间闭上了嘴防止蛋糕掉出来。

熊孩子周泽楷把勺子塞到孙翔小朋友口中。

正是刚被叶修塞进周泽楷小朋友口中的那块蛋糕。

“不哭。”,熊孩子周泽楷把蛋糕放到孙翔小朋友手上,“你的。”

“哼!”,孙翔小朋友还红着眼睛,显然不愿表示感谢,“本来就是我的。”

“都是你的。”

周泽楷小朋友把自己的手塞到孙翔小朋友手里。

孙翔小朋友听到这句话明显心情大好,“哼哼,看着你识相的份上,就赏你一口蛋糕吧。”

周泽楷小朋友咬住孙翔小朋友递过来的勺子,甜甜地笑了。

“还有,”,周泽楷小朋友看向叶修,“轮回,企鹅孙翔。”

“小周长大后想去轮回幼儿园工作,因为想看企鹅装的孙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周泽楷家长适时贴心地加上翻译。

“喜欢。”,周泽楷小朋友再一次强调。

“咿,”,孙翔小朋友一脸不情愿,“虽然不是非常想去轮回,不过你这么求我的话,就勉强答应了吧。”

“一起回家?”,周泽楷小朋友建议。

“走吧走吧。”,两个小朋友一路分享着蛋糕回家了。

叶修:???

【喻叶】文州也想开网吧(^_^)

“哟,在招网管?”叶修抽出烟叼着,摸摸口袋却没有找到打火机,又看向喻文州,“我觉得我挺合适的,考虑一下吧。”
喻文州并没有在叶修希冀的眼神中送上希望的火种,反而伸手抽出叶修嘴上叼着的烟,塞进了不知哪里掏出的棒棒糖,“哦……那你还得单挑赢了我才行。”

“啥?有这条吗?”,叶修翻过身去看。
“不用找了,我新加的。”喻文州笑着说。
“啊……”,叶修似是很困扰地挠挠头,“单挑的话,单手虐你都没毛病。”
“前辈还是那么嘲讽啊……”
“但是我没有可以赢你的账号。”,叶修脸上一闪而过苦涩的笑。
喻文州露出治愈的微笑,拍拍叶修的肩膀,在叶修耳边轻轻说道:“没关系的……”

三秒后,叶修被摔翻在地。

喻文州扶起叶修,“谁说要单挑荣耀了?”,依旧是治愈的微笑。
“好过分……你抵御垃圾话的能力下降了吗?反应这么大。”

“对不起,”,喻文州亲亲叶修,“给你一个治愈功效的吻。”
“得了吧你又不是奶。”
“那哪能啊?我这么治愈的笑~”
“文州你飘了……”

叶修面无表情,“你这么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好痛。”,喻文州把叶修抱得更紧些,“也想要前辈的治愈的吻。”

“您请那边走那!”,叶修推开他站起来,“网管,我怎样?就一句话。”
“唔……”,喻文州作思考状,“网管可能不行,毕竟你单挑输了不是?”

“不过我觉得喻夫人挺适合你的。”

文州露出治愈的微笑。